灵异故事

97年北京美术馆一胡同离奇的凶宅案

时间:2008-4-11 0:11:10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16  评论:0


    那时是97年五月,全北京正在为白宝山一案投入大量警力。

  那天晚上我和一个朋友去钱粮胡同吃饭,回来时碰到了一个那个朋友的熟人。快走近了时我突然觉的他混身是血的感觉!只是一种感觉。

  当真走近了打招呼说话时发现什么没有,但还是有那种感觉。而且有一种生肉的味道很浓,之后问朋友:“你这个朋友是谁啊?”“哦,他叫大杨,原来是宣武的,刚搬到这没多久。你猜他住那?”“住那?”“就修车铺对面那胡同里的14号院。那可是有名的凶宅,我觉的他住进去后人都不对劲了。”

  我说“你闻到他身上有什么味了吗?”朋友回答让我也吃了一惊,“就是回民肉店里那种味。”我问:“这大杨是做什么的? ”朋友说:“40多了也没工做。”

  后来就没在聊这个话题。

  第二天朋友来单位找我。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师傅看见我们俩就过来问,你们上那滚去了?怎么一身腥气味啊?当时我们就一惊,后来就把这事说了。师傅那几天天天和我们去找大杨,可都没碰上。

  直到十多天后的一天晚上,派出所让我们出人去看看一起非常怪的入室盗窃。去了后发现,地点就是美术馆修车铺对面那胡同17号院和大杨住的14号院斜对门。

  之所以说怪,就是这起盗窃案小偷被锁到屋里了,是治安大妈发现的。

  可我们细一问就出了很多问题。第一这个院有七年没人入住了,一直封着。小偷进去是为什么?第二这个院里三间屋子全被大锁琐死了,而且日久天长,都锈死了!小偷是怎么进去的?他的动机是什么?

  可现场连院门口的大锁都完好无损。我们翻进院内发现要把锈死的锁打开真是很费劲!还弄碎了一块玻璃,只到把一间屋弄开之后,把里面的人带出来讯问时才发现他19岁还是个学生,不是小偷,身上也只有手电和小刀。他说早就听说这里有凶宅就来探险。我们也联系了他的家人和学校,最后证实了他的话,我们发现这不过是几乎每天都有的探险猎奇者的其中一个,后来被治安大妈误当成小偷。

  但我们对他是怎么被关进屋里的搞不清,所以没让他回去,一直在问他一些问题。他后来吓哭了,说当晚他和几个同学比胆子说去那间鬼屋转一圈在出来。后来就奔那14号院去了,可他们准备翻墙时一个老头把他们叫住了,问他们为什么大晚上的翻人家院?几个孩子说了为什么。

  老头说:现在这14号院有人住了,你们进去不怕人杀你们啊?说着用手一指斜对面的院子说:那院就我一人住,平时老锁着,反正里面也没东西,你们要探险的话就去那吧。说完就带着几个孩子去了那院。据这个大学生回忆说:当晚那大门真的是老头用钥匙开的,他们才敢进的。后来老头又打了一间屋的门说:进来看看吧。其他的学生都没敢进就都退到院外了。这个大学生胆大,就进去了,发现里面只有一些桌椅板凳,但全是尘土。就跟这老头说:我们白天没事给您打扫一下吧,你这太脏了,怎么连个床也没有啊?后来老头只是笑,说:谢谢你了,我救你一条命,你就算给我买个床也不过份啊。这大学生没听懂也没太在意,就在院里转了一圈,又回屋里准备看看,可一回屋在准备出来,就怎么也出不来了。使劲喊使劲摇门才被治安大妈发现并报了警。

  我们录完口供,很多人都在会上说这孩子是受惊吓了,有点胡言乱语。好在也没别的事,算不上刑事责任,就让家长领回去批评教育一下。

  可一下会,师傅和很多人都不怎么说话了,都抽着闷烟,说这事没这么简单。这孩子被咱们问时都尿裤子了,我这双眼不揉沙子,这孩子说的都是实话!师傅又问我们你们闻到这孩子身上也有股子腥气味了吗?我说是生肉味。我这句说完,屋里的人都看向我,当时有一个已经快五十的老刑警说:咱们打个报告,在去那个院查查,我觉得肯定有事。

  师傅和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觉的。二天后这件事批下来了,在去查。

  17号院又进去了,可还是当晚那样。我们想查查14号院,可又没实证。所以又是二天下来无功而退。直到第四天早上,一个溜狗的老头早上溜狗,他养的那只狗走到一处草地,突然发疯般的冲向草地然后咬住一块东西不撒嘴了,老头一看是一个肉块!老头当过兵,51年上过朝鲜。从狗嘴里抢出这肉块,仔细一看,他觉的像人肉,就报了警。正好我们打报告在盯这件事,所以我们就接手了。后来经过9天非人的工作,我们又在附近找到了三块尸块,但都很碎,但线索又断了,好像什么都突然消失了!

  第十三天,居委会找到我们说十四号院老杨住的二间屋子这几天极腥臭!刚进六月就招了很多苍蝇,我们这才进到十四号院。那次是我第一次进这个小院,但第一感觉就是极阴冷!当时是六月初,二十多度的天。可一进院就感觉混身起鸡皮胳瘩!直到现在还能记着一个同事说的话:我操!怎么跟进了屠场似的。大家听了这话后都没在说话,但通过眼神大家能觉的每个人的感觉都不舒服。

  进了大杨的那间屋后的第一个警察刚进屋脚下是啪的一声,等他低头看时才发现半个鞋底都泡在血里了!紧跟着他一就做到地上了。

  大家才发现不到20平米的小屋,整个地面全被血泡满了!跟本就没地下脚!

  那天我们从屋里找出了17块碎尸,2个人的。有一个就在我们进来前2个小时被杀了......

  其它细节不便多说,那个案例共有四个被害者。

  我们把大杨抓住后,他说都是自己干的,但是被一个女人逼他干的。他供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和一些详尽信息。

  我们又查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早在6年前就在14号院被人用刮胡刀片杀死了。大杨根本不认得这个女人,但大杨怎么又知道这个女人这么多事呢?而且连这个女人她父母家在哪,就连这个女人父母家大衣柜里有什么东西,大杨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有不可思议得一点,就是在我们出盗窃案的那晚,他正好杀完人。

  而那几个学生要翻墙进他家时,也正是他分尸的时候。而且那天警察走后大杨去抛尸,也提到碰上过这么一老头,和那个大学生描述的一样,就连嘴边的那颗痔,都一般无二。当时那个老头看他背着一个背包,就问用不用帮忙?大杨说不用。老头说:反正帮死人的忙也没什么。

  大杨听这话就动了杀心。他本想把老头也骗回家杀死,但他又急于抛尸,就让老头在原地等他。可回来后老头没等他,他直到被警察抓都还以为是这老头点的他。

  我们后来又大量取证。直到8月我们调查自称住在17号院的那个老头时,发现跟本找不到这么一个人。但也有人说这个人是个传教士,以前在宣武门教堂见过他,但一直都没查到这么个人。

  案子是破了,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沉重。那个踩了一脚血的警察小我三岁,现在以是个商人,前二年聚会聊起这事他的脸都立马变了。

  但这个案子确真的有很多直到现在还没完全解开的答案,而且真的很怪!当年经手过这事的所有人私下都把这案子定为跟鬼有关系,也当个鬼故事来说,有的越说越神,但当年基本真实就是这样。

  就在前些天我还和几个已退休,经手过这事的老同志聊起来过,他们说直到现在有很多事都没弄明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本网站联系。


Copyright 2018 宝应新时空工作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080号

苏ICP备0508380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