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事件

恐怖的切割动物器官事件

时间:2010-8-24 21:15:08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7  评论:0


    被发现的都是一些死亡的家畜。它们身上的器官比如眼睛、耳朵、母畜的乳房,常见的还有动物的肛门区,从这些死畜的尸体上失踪了……一部分居民把这种损失的原因归结为不明飞行物或者政府内部的一个巨大的密谋活动所致……详细的原因尚未被完全解释……
  
  如上所说,有些组织把切割动物器官这种事件同所发现的不明飞行物现象联系了起来。1978年7月,一个来自新墨西哥州塔奥斯的人发现了一架正在大型货栈上空飘移的不明飞行物……
  
  以上的这段文字记录,是美国联邦调查局于1980年所做的一份备忘录中的一节。在这份备忘录中,联邦调查局的特派员肯乃斯·罗梅尔Jr.讲述了切割动物器官这一现象。下面选登的是这类事件中的一例。
  
  1967年9月8日,美国的农场主哈里·金在刺茎藜灌木丛中一块小而平坦的无树生长的地方,发现了他那3岁的幼马“女士”的尸体。幼马尸体上有着一种十分罕见的现象:在它脖颈朝上的地方,有一长条肌肉完全不见了。因此,马脖颈上没肉处的骨骼白森森地裸露着,就像它的尸体已在太阳底下曝晒了好多天似的。然而,哈里·金却十分清楚,就在事发前的昨天,他还看到“女士”同母马撒欢的情景。更让哈里·金惊诧的是,“女士”尸体表皮上其他的部分没有丝毫被动过的迹象。幼马脖颈上肌肉被切割的那种干净、准确和精细的程度,简直让人难以想象。哈里·金认为,一个人即使用再锋利的刀子,也不会把肌肉切割得如此平整。整个事件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幼马尸体的周围,竟然没有留下一丝切割过程中流血的痕迹。
  
  农场主哈里·金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于是,他迅速赶回来,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妹妹奈莉叶以及他的妹夫贝尔·莱维斯。奈莉叶和莱维斯于9月10日来到出事现场察看,他们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奈莉叶和莱维斯同样看到了哈里所说的幼马脖颈被极其精细地切割掉肌肉的切痕。他们说,那头幼马脖颈上的肌肉看上去就像不是用什么利刀切割的,简直就像是从马的骨头上干干净净腐烂掉了似的。

  这三个人在幼马的尸体周围寻找案件的其他痕迹时还发现,大约在离幼马尸体西南方30米远处的地面上留有幼马的蹄迹。看上去,就像当时幼马在那里蹦跳过。奇怪的是,就在“女士”的尸体跟前,却没有它的蹄印和其他的任何痕迹。这一事实就说明了,其他的食肉食尸野兽没有靠近过幼马的尸体。除了在较远的地方发现幼马的蹄印外,他们还在事发地朝南大约12米远处,发现了被折断的灌木丛。当他们仔细地打量这些灌木丛时才发现,围绕这一灌木丛的地面上有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压出的大圈子。这个大圈子是由6~8个小坑组成的。这些小坑的直径和深度大约为10厘米。就在农场主哈里·金对此大为困惑时,他想,这件事究竟与最近在圣·路易斯山谷维雷地区周围所发现的不明飞行物现象有没有关系。
  
  1967年9~10月间,在哈里·金所住的当地地区报纸《帕布罗报》上,连篇累牍地刊登了有关发现不明飞行物和不明飞行物现象的文章。在那些目击不明飞行物的人当中,有得克萨斯州帕莱斯丁附近的美国国家气象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另外,还有哈里·金的母亲安吉娜·金。安吉娜说,就在幼马“女士”失踪的那天晚上,她在农场的上空看到了一个很奇特的飞行物。距离“女士”事件发生的两周之后,一位名叫约翰·阿特舒勒的医学博士在圣·路易斯山谷旅行,他完全是偶然地涉入到幼马“女士”事件的调查工作之中。约翰·阿特舒勒是一位病理学和血液学方面的博士。自1967年以来,他一直作为病理学家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罗斯医学中心工作。阿特舒勒博士现在已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在丹佛的人体健康中心的医学教授,而且自己拥有一个私人诊所。在此期间,他曾获得过许多医学方面的嘉奖,另外,他还拥有7项医学发明。幼马“女士”事件发生的当时,阿特舒勒博士也听到有人说,在圣·路易斯维雷地区上空出现了奇特的不明飞行物。他十分好奇,于是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福气能够亲眼目睹这种不明飞行物现象。
  
  因为自己是血液病学家,所以阿特舒勒博士不愿让自己的同事们知道自己的这一打算。在一个周末,他携妻子和三个孩子开着车去了圣·路易斯山谷。阿特舒勒博士于傍晚时分同家人进入位于大沙丘的国家纪念公园,并且从自己的汽车窗口开始观察天空。据阿特舒勒博士讲,就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三柱异常强烈的白光。

  这些白色的光柱先是缓缓地在圣克里斯多山峰上移动,然后再掉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他的眼前飞逝。阿特舒勒博士坚信,这三柱强烈的白色光线决不像任何飞机机身的航标灯所发出的那种光。

  这种发现让阿特舒勒博士十分诧异。后来,他便在自己的车中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辆警察巡逻车发现了他们。警察想知道他的名字,并且盘问他整整一个晚上都在这里做了些什么。阿特舒勒博士当时很怕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他的声誉和前程,他尽力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被通缉的案犯。当警察们知道他是一位血液学专家时便马上告诉他,人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一匹死得非常蹊跷的幼马。
  
  一位警察后来还给阿特舒勒博士讲了如何去哈里·金农场的路线,并亲自带他去了那里。在哈里·金的农场,人们把阿特舒勒博士作为一名医学家介绍给了哈里·金。这样,哈里·金才领着他去看了幼马“女士”的尸体。直到今天,阿特舒勒博士依然证明说,他同样看到了幼马脖颈上的那种精确而干净的切痕。他说,他发现,幼马脖颈上肌肉切痕处的颜色同别处肌肉组织的颜色相比显得深黑。所以阿特舒勒博士认为,这一切痕看上去很像是运用非常现代化的医学激光器械之后所致。阿特舒勒博士临走时从幼马脖颈上的切痕边缘处深黑色的肌肉组织上切取了一个小样片带回去,并在显微镜下对它进行了研究。

  所得出的结果是:幼马“女士”脖颈肌肉切痕上的细胞组织的改变是由强高温作用而引起的。然而更让他惊奇的是,就在幼马尸体和它的四周,竟然没有发现一丝血印,幼马腹腔中的一些器官也不翼而飞了。

  阿特舒勒博士后来还能回忆得出,那些失踪了的幼马器官包括心脏、肺和甲状腺。让阿特舒勒博士至今依然大为不解的是,这匹幼马的内脏器官究竟是如何在不流血的情况下从它的躯体中被挖掏走的。没过多久,阿特舒勒博士便离开了哈里·金的农场。直到在声誉和威望显赫的今天,阿特舒勒博士才重新站出来,同人们一起探讨这种奇怪的切割动物器官现象。
  
  就在哈里·金发现了幼马“女士”的尸体,并且把此事告诉了他的妹妹和妹夫之后,他接着又给阿拉摩萨镇的警长打电话通报了他的发现。警长本·菲利普斯所看到的同类动物的尸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于是他准备劝慰安抚这位农场主。他说,这匹马一定是被郊狼咬死的,要不就是遭雷电劈击而死。可是哈里·金和其他的农场主们明白,幼马显然并非死于这样的原因。哈里·金的妹妹奈莉叶·莱维斯断定,幼马“女士”之死绝对与不明飞行物有关。后来,新闻界知道了“幼马事件”,于是它顿时雪片一般刮遍了整个世界。幼马“女士”之谜其实并非独一无二。即使在美国,当时还有很多的牛马死于这种神秘的切割器官事件之中。就在幼马“女士”之谜发生的同时,位于加拿大的双桥地区也同样有一匹马死于这样神秘的器官切割事件之中。这件事发生在有人于该出事地点附近的草原上突然发现了碟子一般的飞行物之后。1967年11月,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利文斯敦附近,人们发现了两匹被以同样的方法切割致死的马。这两匹马的尸体皮毛上没有留下任何血迹,并且马尸体上的切痕同发生在美国哈里·金农场幼马“女士”身上的那种完全一样。天体物理学家杰克斯·瓦雷研究了几桩早期的这种现象。其中之一是发生于南卡罗里纳的康威镇,时间是1953年1月29日。当时在自己的草场上干活的一位农场主,突然在空中看到了一个奇特的飞行物。这架飞行物距离地面只有一般树那么高。它的外观颜色淡灰,它的中部发光,整个机体就像一个被切为一半的鸡蛋。在这位农场主发现了该不明飞行物之后,当地就有一些牛不明不白地遭切割而死,而且它们的死因无从查证。
  
  从哈里·金家幼马“女士”的不明之死一直到70年代初的这一段时间里,在美国的湖泊区、明尼苏打州、威斯康辛、南达科大州、艾荷华、堪萨斯和内布拉斯加州等地方发生了很多起这样的动物器官被切割事件。1970~1974年间,在美国联邦就发生了22起同类事件,并且美国官方对此存有备案。但是可以肯定地说,那些同种类型的、没有被目击者和当事人报告上来的事件的数目一定很大。

  之所以绝大多数农场主不愿就发生在自己农场中的这种事向警察和官方通报,是害怕人们说自己发疯或者神经不正常。再就是,兽医们把大部分这类动物死亡的直接原因全登记为正常死亡。另外,很多人所以三缄其口不愿公开或解释自己所亲身经历的这种现象,原因是他们还得为自己的声誉考虑。在接二连三地发生这类事件期间,美国、加拿大、波多黎哥、墨西哥、南美洲、澳大利亚、加那利群岛、北非以及欧洲国家的一些农场主和警察越来越关心和注意这样的事件。在上述的这些国家和地区,人们所养的耕畜和家畜以及野生动物,它们中的一些组织器官如眼睛、乳房、生殖器官,还有很多的其他器官就像动过外科手术那样极其精细地被切割去了,而另外的一些被后来寻找到的动物尸体被完全脱水。在这些动物的尸体以及它们的周围,人们很难找到任何一点它们临死之前搏斗或者曾经有过任何外力作用的迹象。在这些寻找到的已被切割了器官的动物当中,它们绝大多数是牛。农场主们试图从死去的动物身上找到能够解释这样奇怪死亡的原因。另外,其他的一些野兽和家畜在通常情况下,它们的尸体不是发现得晚了,就是根本无法再寻找得到。这样,绝大多数动物尸体要么就自然腐烂掉了,要么后来又被别的野兽啃吃掉了。这就很难断定,这些动物的死亡到底是不是由于切割器官造成的。至今人们还不清楚,是否在瑞士、联邦德国和奥地利也有同样的切割动物器官事件发生过。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样的切割动物器官现象一定与不明飞行物现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类如今已能用医学和物理学的方法研究和分析这样的一些事件和现象。这些分析和研究只证明了一点:外星球高智慧生命体已经把它们活动的触角伸到了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本网站联系。


Copyright 2018 宝应新时空工作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080号

苏ICP备05083800号
Powered by OTCMS V2.92